yao

(审all)浮光掠影

09 暗堕.废弃本丸

雪练破开暗沉的空气,金属的嗡鸣剥落了锈迹,犹带寒意的刀锋直指咽喉,歌仙兼定咳嗽着大笑起来,他抓住那柄破烂不堪的刀刃,鲜血涂锋,腥气像是四散的饵料钻进了迷雾中。

血色的眼睛狠戾地注视向居高临下的审神者,沙哑的声音仿佛年久失修的齿轮咔咔作响“你离不开这里,永远别想”

审神者低垂着眼睑,他半跪下来,手指在虚空中轻飘飘地画了一个弧,覆在他握在刀锋的手上。

歌仙兼定瞪大眼睛,柔和的白光从指缝中溢出仿佛游鱼般划过伤口,覆盖了他的视野。

在久违的寂静里,他睁开眼。

这片死地熟悉的酸腐雾气让他镇定下来,抚在腰间的手蓦地僵硬,缓缓握成拳。

“咔――”细碎的响动从洞口传来,歌仙拽住脱下来的外袍贴住壁角,在影子转过角时猛地扑了过去。

“……歌仙”底下传来闷声,纤细的手腕划出袍角“是我”

歌仙兼定愣了一下,手忙脚乱地掀开外袍露出其中的同僚。

他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小夜。”

“审神者让我来找你”小夜低声咳嗽了一阵,轻声说道。

“怎么回事?”歌仙看着曾经重伤的小夜左文字如今完好如初蹙紧眉头。

小夜左文字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审神者拿着你的本体找到了本丸,治好了大家”

歌仙兼定低声咒骂道“卑鄙”他沉思了会问道“三日月怎么说?”

“三日月宗近认为可以先观望一会”

“审神者说了什么?”

“他是来调查这件事的”

“哈”歌仙兼定像是听到了个笑话“这个灵力几乎枯竭的人类,如果不是我把他捞了出来,他早就死在溯行军的刀下”

“他在说谎”

“……”小夜安静的注视着他,说“你的角消失了”

歌仙兼定悚然一惊,他摸了摸之前因暗堕升起的犄角的头顶,却什么也没摸到。

他沉默了会,披上外袍,率先走出洞口。

他因为太过严重的暗堕离开本丸四下流浪,避免传染,却没想到被一个储备粮净化了。

无论如何,事实只有亲眼见证才能信服。

一个灵力几乎枯竭的人类究竟是怎么净化了他,治愈了复数的刀剑付丧神?

这个疑问在他的脑海里回旋着,加快了脚步。

――――――――――――――
也许是周更吧
可能信息量有点大,后面慢慢写。#^_^#

(审all)浮光掠影

删了平安京部分的剧情,新章从7章接。
感觉太拖沓了和前情不太符合,定个目标20张里完结。
嗯,黑历史略过略过。
日常向另开一篇写比较好。

8  暗堕.三十六歌仙

漆黑的雾气扰乱了视野,干枯的枝干像是挣扎的躯干扭曲成呐喊的狂乱。

“咔”

阿青挪开脚,捂住嘴闷声咳嗽了几声,滴滴冷汗从发鬓滑落在布料上晕染开深色的痕迹。

“当――”兵戈交接的火花照亮了黑色的眼睛,阿青皱起眉,左手按上刀柄,力破轻巧,雪色的刀光在周身划开,击退欲攻的敌人。

他直起身,望向染黑的付丧神。

那是一振歌仙兼定,暗堕像是藤蔓在那具神明的身体上绽开恶之花,流浪的刀锋迫使他满身伤痕,但是那双暗色的眸子却是冷静而理智。

阿青沙哑着嗓音说“你快碎刀了吧”

付丧神却裂开嗜血的微笑,他并指拂过刀尖,指向强弩之末的审神者,喑哑地说“你如果自杀,或许能把你的头颅留下来。”

阿青轻声笑了起来,微弱的气音很快就弥散在空气里,他在身前划了一圈,锈迹斑斑的长刀在酸腐的空气里沙沙剥落,点漆的眸子亮得烫人。

“你便来试一试”

―――――――――――――
前景:
在阿青昏迷的时候。
歌仙兼定,点火烧水,磨刀霍霍
溯行军来袭,引着离开解决。

阿青清醒
歌仙兼定发现猎物跑了,发现猎物捡了把锈刀,遂大怒。

以上
――――――――――――――――
更新不定,日常撩刀的文等写完这篇再开😉
不过还有人看吗哈哈哈哈,都好久没写了

脑洞

一期一振重锻之前是乱刃文的太刀,想想乱藤四郎是把女装大佬的短刀。
哦豁(´-ω-`)
那岂不是女装的一期一振?(突然兴奋)
一期和三日月是当时的夫妻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蔚蓝的天际闪过庞大的翼影,龙吟徘徊在重重叠叠的云层里,狂风吹散了云朵,犄角在阳光下闪过金属般的光泽,干草东歪西倒,裸露出大地的肌肤,庞大的翅膀缓缓地收于两侧,大地在利爪下颤动着,金黄的竖瞳收缩着,注视向你。
………………
看完彼得的龙就好想养一只,没关系,现实没有,可以生活在我创造的世界里。
😂😂😂
说起来,龙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米特兰的晨星》里面的龙,超帅嘚~haha~

(审all)浮光掠影

练笔,ooc预警,弱考据,无大纲,想到哪写到哪。

07

寂静在荧蓝色的光芒里穿梭着。
“……您真的没必要这么做”小泉森避开对方的目光,垂下眼睫,他盯着对方白色的袍角说“这个世界连神明都放弃了,最终会走向末路。”
“如果,如果”小泉森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抓住审神者的衣角“你想守护什么,为什么不回溯历史,您本来就不是此世的人,世界的意志也不会拒绝您。”
“没有未来,过去也不存在意义”阿青摸了摸青年柔软的头发,注视着对方发红的眼角“人类的战场不能依赖于任何非人,不属于人类的胜利无法获得独立,没有人想做其他非人的附庸,神明的漠视是我们的机会。”

“再者,更改历史是对前人的亵渎,这是我们守护历史的原因”最后的叹息轻不可闻隐入空气里。

小泉森呆呆地看着注视着他的大人,露出难过的神色,他牵着大人的衣角亦步亦趋地跟随在审神者的背后,他咬紧牙关,泪水止不住模糊了视野,哽咽道“可是,大人,如果您的灵力衰竭了,时之政府一定会放弃您的。”
“您舍得放弃忠于您的付丧神吗?”
他们走到了储藏室的尽头,门扉外的光线照亮了他,仿佛砂金般的浮尘悬浮在审神者的身前,为他渡上了一层迷蒙的薄纱,让人看不真切。
然后,他听到他的大人说“神明本不该受拘于人类”
小泉森瞪大眼,忍不住反驳他“神明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为什么不能拘束神明,他们甚至要靠我们才能完成他们的目的。”

阿青没有回答,他接过扫描的报告,翻了几页,收进袖子里,说“人类审神者的状态不够稳定,我听地乙5的报告说这个季度暗堕本丸的概率上升了。”

小泉森瞪着他竟然无言以对,他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但至少,请您不要,请您务必注意自己的身体,这是我的请求”他坚定地直视向那双漆黑的眼睛“您存在于我眼前,我不希望有一天关于您的一切都从我的记忆里抹去。”

他听到那位大人的一声叹息,柔软的织物从脸上拂过,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突然爆发,他撞进带有皂香的怀抱里,搂住大人的后背。

“您在做什么?”

阿青维持着刚才递手帕的姿势,看向站在不远处的付丧神,他唤道“巴形”

高大的付丧神站在逆光里,阴影模糊了他的表情,他回答道“是我,主人”他看向主人怀里的男人,皱起眉“如果您有需要,我也可以。我是您的刀”

阿青叹气着,不想和薙刀在当街广众下讨论这个问题,他拍了拍发抖的青年说“小泉,请你放开我。”

怀里的青年似乎说了什么,阿青凑近了点,黑暗和失重突如其来蒙蔽了他的感知,昏暗视野的最后是慌张扑过来的付丧神和铺天盖地的烟雾。

小泉哽咽着的道歉逐渐消失在耳畔。

……
嘿嘿嘿,要换地图了。(* ̄︶ ̄*)
出行后就回本丸未免太平淡,搞事搞事。
第七章了!满足地抱住自己,明天我就不更了,理理设定。
今天推了推剧情发现,果然时之政府药丸,溯行军的理由充分又有利,有点想叛变了。
你看,从未来回到过去的人把先进的知识,思想,制度,科技传过去,处于萌芽阶段的社会吸收了大量这样的东西,那么社会是不是会进步得更快?
不过后来想想,领先一步是天才,超越无数步是疯子。一个拔苗助长的社会,没有积累,没有结实的基座,也会很快倒塌。

1、小泉森的爆发铺垫了两张,前面写了他对时之政府公然的抱怨,还有迷弟对偶像受辱的不公,他更倾向于溯行军的思维让他选择了站在时之政府的对立面。

2、剧情是不是和脱缰的野马一样意料不到哈哈哈哈。(♡˙︶˙♡)

(审all)浮光掠影

练笔,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弱考据,私设如山。终于写到这了,有点兴奋,憋了很久了。

06 揭幕
一行人穿过行色匆匆的人群,逐渐走进空无一人的玻璃栈道。
栈道构架在半空,脚底下便是熙攘的人群,而人群来来往往像是分工明确的工蚁,没有一个人抬头注意到穿行的人影。
巴形出神地俯视着地面,心里不禁升出飘渺的荒芜感。

“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也觉得很厉害”主人平静的声线在耳边响起,巴形抬头看向他,撞进一幕清明中,那双眼睛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如今的人类可去九天之上,可往万丈深渊之中,解析生命的密锁,行走在科技和神秘的前端。”

“正因为越走在前端所以越容易遭遇打击”听到审神者说话的小泉森应答道“在人类日益觉醒的科技侧学识时,神秘侧的领地就不断被挤压,神明信仰的不断流失促使神秘侧强大的存在陷入沉睡”

“在许久之前,时空回溯原理被窃取用于改变历史,过去给更改,存在的人消失,不存在的人存留下来,那段时间的世界混乱了许久,为了重建秩序,对抗篡改历史的溯行军,时之政府在高天原和黄泉的恼怒下建立起来”小泉森科普着这段入职必背的历史,扫描网从上到下记录面貌特征,打开入内职权,他侧过身,对审神者身后的付丧神说道“付丧神你没有入内的资格,所以请你在此处等候”

高大的付丧神问询地看向身前的审神者,审神者安抚的视线让他微不可查的放松下来。

小泉森颔首道“大人,请您跟我来”

阿青将手掌贴在另一侧的墙壁上,激发了一道传讯“给我的刀属于我的待遇,带他去A厅休息”

站在一边的小泉森抿紧嘴角,扫过那个付丧神再度定格在这位大人的身上。

传讯另一边传来肯定的答复,审神者跟随着那个让人讨厌的男人消失在逐渐关闭的门扉里,巴形盯着像是面白墙一样没有缝隙的大门,焦躁地虚握着停下来,他才想起来,自己的武器被收缴在栈道入口。
这个地方实在是太讨厌了,分开了他和主人。
小泉森看着全身被扫描的审神者,忍不住出声劝谏道“大人您对付丧神实在是太好了”

阿青轻飘飘地看了他一眼,从扫描台下走下来,伸出青白的手臂便于机械取血,说“对待隶属于我的亲卫不苛刻,我认为是常识。”

小泉森尾随着审神者进入苍白的内室,有点担忧地看向面色愈显冷漠的审神者,还是说道“那些付丧神只是高天原的弃子,即使在这样惨烈的局面下,那些神明依然沉溺在醉生梦死里,而黄泉无暇分身”他坚定地看向对方刺向他的目光说“大人,放手吧”

阿青在一处培养皿前停了下来,发育完好的胚胎悬空在荧蓝的培养液里,而这些培养皿从他的身前一字排开隐入视线的死角。

荧蓝的光附着在他削瘦的身躯上,那双纯黑的眼睛隐隐透出蓝色的微光,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阿青拢起广袖,抬头看向鼓动着生命的胚胎,他的视线落在一旁的标签上,上面烙刻着他的真名,轻声叹息道“余自淝水之战苟延残喘至今,本是此世间不存之人,唯念牵挂之人,愿此生无忧。”

………
这章信息量可能有点大,解释一下私设。

1、 刀剑付丧神作为低位神明,处于一种尴尬的位置,真正主事的神明陷入沉睡,享乐的一派不想管人间的俗务,但是溯行军改变的历史太过分了,从源头上掐灭了现今的神明,被惹怒的高天原和被同样原因惹怒的黄泉联手对付溯行军。因为世界的限制,神明不能直接进入人间,作为时之政府的背后势力让人类对付人类,而刀剑付丧神是高天原的诚意,分灵返回本灵的系统则是黄泉的诚意。一个不断被削弱的本灵是无法保持原有的战力。

2、在战局稍微稳定的时候,高天原旧态复发,袖手旁观人间的战局,黄泉则因为内战而无暇他顾。

3、阿青是东晋时候的古人,他在于被干涉历史偏离后诞生的存在,所以才会自嘲是不存在的人。

4、时之政府一方受到高天原的影响,部分人认为刀剑付丧神是工具,而小泉森是其中一员。这部分人的认知类似于,战争的兵器只是战争的兵器,不应该有人的情感,人身只是为了更好对抗溯行军而制造出来的。这部分人对神明的观感很复杂,倨傲又自卑。

至于为什么天道体系下的人物会被捞到这边,还有造人计划的具体都在这个后面再说。
阿青目前的人设看上去忧郁又悲苦,上张评论提到的殉道者我认为很贴切,但是迷弟眼中的形象和阿青本人的认知和行为是有偏差的。
下章搞事搞事搞事~~O(∩_∩)O~~

(审all)浮光掠影

练笔,ooc预警,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弱考据。
嗯……想做条咸鱼,瘫,突然想起今天没更新,垂死病中惊坐起爬起敲字,快来夸我。(骄傲.jgp)
……我要努力一下七章不断。翻滚。

05 疑问
时之政府位于此世与彼世间的缝隙里,又与高天原和黄泉有合作,时间线和空间线的洪流将这座机要隐藏在目不可及的黑暗里。
也许走了许久才到,也或者跨出一步便能看到这座庞然大物的全貌。
田中交接完手中的工作,他就看到前不久被调职的小泉森一脸愁绪地站在大门口。他嘱咐身后的付丧神不要打扰他们,就上前问道“好久不见啊,小泉君”
小泉森惊讶地转过头来,寒暄道“是啊,很久没见面了,田中君”
“小泉君是在等什么人吗?”田中问道。
“啊,说起这个,是工作方面的协作人”小泉说道,他忍不住皱起眉。
田中想到小泉调职去的部门,也皱起眉,问道“难道是那个计划的参与人”
小泉抿紧嘴角,小声说“我认为那位大人的状态已经不合适参与这个计划了”他迟疑了会,抱怨着政府的苛责说“即使那位大人来自海对岸的国家,也不知道总长是怎么把大人从尘世截到这里,但是这样对待那位大人,未免太过分了。”
田中正想说什么,便被前面的骚乱引去注意,他问道“你要等的是他们吗?”
“……是啊,那位大人无论到哪都是人群的聚焦点。”小泉森即使见过那位大人很多面,依然会在看到的时候呆愣一会。

那是现今不存的遗风余韵,在现代化气息的大环境下显得鹤立鸡群而令人心存向往。

一身宽袍广袖、峨冠傅带的审神者和巴形薙刀的组合无论哪一个都十分的惹人注目。

那个面容清俊的审神者在付丧神的示意下看了过来,黑宝石般的眼睛镶嵌在消瘦的脸上,显得他越发的苍白。

小泉森被愧疚贯穿得忍不住后撤一步,他攥紧拳头,在田中接住他的时候回过神来,他努力地扯出微笑,却失败了,他扼制着发抖的声音,努力地说完“那么强大的大人,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停顿了下,说“我不明白大人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做,明明是可以拒绝的。”

“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有怎样的关联 ,但是小泉君”田中抓紧小泉的肩膀“你现在是这位大人的负责人,这份工作是不允许出错的”

“啊……”小泉沉默了会,说“你说得对,田中君,失陪了”他深吸一口气,走向注视着他的大人。

……
阿青看上去身体不太好的原因√
活跃在迷弟眼里阿青√
阿青的身份来源部分√
明明说好只是写轻松的日常,结果忍不住补全世界的设定^=_=^。

本丸编号:按天干地支为首序,甲乙丙丁为次序,后面的数字编号是组内编号从1―100

感觉写得好零碎,想把前面的重新写一遍OTZ。

(审all)浮光掠影

练笔,ooc预警,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审x刀。

04。宠爱
平野藤四郎占据了审神者的怀中,引来了餐席上列位付丧神的目光,他红着脸挺直了腰一一回视向看过来的同僚们。
令人不安的寂静很快被秘藏子小声的嘀咕声打破,“明明主公的怀里该是我的”
短刀们起哄道“对啊对啊”
“平野好狡猾”
“那么早起来居然是去找主公了”
“一期尼还找了平野好久”
“我也想坐到主公怀里”
“主公是要对短刀下手了吗?”青年柔软的声线突兀地插了进来,一时乱糟糟的场面仿佛陷入了迷之寂静,诸位付丧神有志一同地望向居于首位面不改色的审神者。

阿青把盘中的果粒递到短刀的面前,短刀按耐住兴奋的神色,张开嘴。
“啊!好过分!”
“可恶!我也想要主公喂我!”
尚且安定的局面顿时混乱起来。
坐在一边的加州清光侧过头,望着喂着短刀的审神者,忧愁地叹了口气,低落地说道“大人您从来没有喂过我呢。”
阿青摸了摸平野藤四郎的头发,笑着看向他,“前天喂你的还不够吗?
加州清光愣了一下,不可思议地睁大双眼,满脑子被‘主人居然说了黄段子’给刷屏,后知后觉地红起了脸。
“哎呀哎呀”太刀柔软的感叹声从另一边传来,阿青转过头撞入金色的虹膜中“主人可真狡猾,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阿青面对这位坦率又耿直的付丧神不禁感叹“髭切果然很像源赖光呢。”

金发的太刀眨了眨眼,笑着说“主人这样可不行啊”随后被大块的牡丹饼堵住了嘴。

阿青无奈地说“不要辜负烛台切的心意啊”

混乱的场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平静了下去,一些付丧神看了看被堵住嘴半天没吃下去的太刀,又看了看举着一块牡丹饼微笑的审神者,咽了咽口水,默默地解决眼前的早餐。

阿青擦去短刀嘴边的饭粒,说“诸君,今日日课如常,巴形”被点名的高大付丧神看向他“今日便随我出行。”

白发的付丧神颔首。

阿青拍了拍手,从首席站了起来,说“朝食甚美,诸君慢用”

便在乌压压的刀剑们视线下离席。

……
耿直的髭切看破了一切,于是被堵住了嘴。
髭切:面上笑嘻嘻,心里mmp

果然短一点比较好控制:)
至于为什么选巴形当然是人家是主控啊。
「薙刀,巴形。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这就是我」
刀身宽大,刀刃的弯曲度大,典礼时使用的薙刀。
神格很高,作为人的意识薄弱。
对于主人有些过度保护,时常为了突显主人而侍奉于主人身边,也会照顾主人。――摘自百度
我觉得这样的巴形应该会比长谷部更加附和主人,像刚出壳看到第一眼就是母亲的雏鸟一样。
突然变成母亲的阿青:)
不选择长谷部是因为大管家自我决策和独立意识更强,不合适下文的新地图。

啊啊,我也超想要巴形的,可能时候未到吧。:)

(审all)浮光掠影-题外话

题外话,算前文提要。
正文总是控制不住往奇怪的方向走,稍稍冷静一下,写点杂七杂八的东西。吃瓜.jgp

01青烟
天甲1号本丸在上一任审神者卸任之后再次迎来了它的主人。
稍显破败的居所在狐之助的打开下展露在新任审神者的眼下。
狐之助用尖利的嗓子呼唤着这位审神者,穿梭在本丸中完成引导者的任务,最后扔下日课的要求消失在原地。

一直沉默着的新任审神者,盯着锻刀炉一会,随手把那一叠纸张扔进火炉里,袅袅青烟飘散消失在空气里。

他拍了拍手,把狐之助锻刀的嘱咐抛之脑后,衣袖一甩离开了锻刀室。

隐藏在阴影缝隙中的眼睛盯着那道身影彻底消失,悄然地离开原地,枝繁叶茂的灌木微微抖了抖。

02 飞樱
新任审神者朝着本丸唯一屹立的大树走去。

阳光透过轻薄的云层,显露出虚假的温度,跳落在青年的眼睫上,滑过挺直的鼻子,亲吻过单薄的双唇,缱绻的松开游走在风中的袍角,注视着那道单薄的身影轻飘飘地落在枯草上。

遒劲的枝干伸向天际怒张着顽强的生命力,审神者阿青拢手仰头注视了会,伸出手放在粗糙的树皮上,纤细的枝干间抽出新绿,眨眼间繁花绽放在眼前,随着风吟,悠悠然的飘落而下。

天甲一号本丸的初始刀加州清光疾行到万叶樱下,看到的是这样的一副场景。

而注意到动静的阿青转过头来。

青年回眸间清冷的波光乍现于宝匣外,在绚烂的繁花下不经意中展现出不存于人间的好颜色。

加州清光怔愣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之间竟然失去了语言。

03偷闲
新任审神者入职已经一个星期了,时之政府要求出阵的文件一封又一封堆积在审神者的办公桌上在月光下积灰,审神者没有任何出阵的想法 ,甚至不愿意去锻造出属于他本人的刀剑。

原本蠢蠢欲动的本丸在新任主人的冷漠下死了心。

而审神者阿青现在在做什么?

他正捧着茶杯端坐在廊檐边,远眺着,不知道在沉思些什么。

以往总是能混入喝茶组的平野藤四郎也不敢凑到新任审神者身边,他说“这位审神者只是在那里,就好像是会随时会消失的泡沫,让人无法去打搅他。”

这难道他就能去打搅新任审神者吗?!加州清光忍住脱口而出的吐槽,握起拳为自己鼓了鼓气,站到审神者背后的时候瑟缩地回头看向隐藏在转角为他打气的同僚,深吸了口气,一口气坐到审神者身边,说道“大人,我能坐在您身边吗?”

意外响亮的声音引来了审神者的侧目,在加州清光紧张下又一言不发的转过头捧着茶远眺。

沉默就像是潜行的藤蔓,勒着加州清光喘不骨气,甚至觉得自己过来打搅审神者的决定是个错误。

[你该去做自己的事]

加州清光竖起了耳朵,他睁大眼看向似乎没有说话的审神者,皱起眉说“什么啊,时之政府怎么派了外国人来当这个本丸的审神者”

他站起身,对审神者欠了欠身说“打搅了,大人”

―未完―

阿青为什么不做日课?
因为听不懂啊
阿青为什不锻刀?
因为听不懂啊
语言不通怎么交流?
当然要靠爱和智商。

这个题外话写的阿青和付丧神的初遇,好吧,其实正文有点卡,想把进度拉到底。捂脸。
写清光就好顺手(* ̄︶ ̄*)

(审all)浮光掠影

ooc预警,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到哪。审x刀。

03 雪粒子
  这一年的冬天格外的长,明明已经到了雨水,本丸里却依然白雪皑皑,放晴了几天的天空又阴沉低垂了下来,粘稠的水汽孕育在厚重的云层里,凝结成冰晶,脱离了温床,簌簌下落砸在铺满雪的大地上。
  “沙沙――”
  阴影下的眼睫懵懂的煽动了会,清明的水光从间隙中透露了出来,暗淡的光线落入了那双黑曜石的眼睛里。
阿青从被褥里支起身体,捂住双眼,静默地坐在温软的内室,凛冽的寒气侵蚀着暴露在外的体温,良久,他呼出悠长的叹息,站了起来。
  “笃笃――”阿青看向被敲响的推门,问道“谁?”
过了一会门外响起付丧神清亮的音色“我是平野,主公。”
  平野藤四郎看着再度变得安静的内室,担忧地问道“主公,您还好吗?”
  然后他听到了虚浮的脚步声,接着推门被拉开,他抬起头,阿青发白的面孔映入眼帘,不安像头巨兽促使他拽住了主公的手“您还好吗?……是我打扰到您了吗?”
  冰凉的温度从修长分明的手指上钻进短刀的心里,他像是被蛰伤了般瑟缩了一下,依然坚定地看向那双眼睛。
  阿青沉默地摸了摸小短刀褐色的短发,说“我很好……”他停顿了下,稳定住发飘的声线,安抚着更加不安的短刀“我已经醒了一阵了,只是冬天总是让人容易昏睡”他忽视了天边方才乍现的天光,蹲下身来,直视那双盛满担忧的眼睛,轻声笑道“你怎么不多睡一会,近侍的制度已经取消了,你不必这么早等在门口”
  平野藤四郎惊慌了阵,他强自镇定下来,说“侍奉您是我的职责”他低声说道“我是主人的护身刀,即使没有近侍的制度,我也想要照顾好您。”
  他迟疑了会,拽住主公的衣角,说“大家都很担心您,五虎退昨晚哭了,按照轮值表,本来今天应该是是他近侍的。”
  阿青弯了弯眼角,他抚摸着短刀稚幼面容,说“啊……是五虎退那个孩子啊,虽然有点抱歉,但是如果是我的期望,你们愿意回应,对吗?”
  平野藤四郎珍重地点了点头说“只要是主人的愿望,我们都会帮您实现。”
  阿青忍不住把乖巧的短刀抱进怀里,轻笑着说“平野真可爱。”
  平野藤四郎抓住主公的手臂涨红了脸,有些兴奋地埋进主公的颈肩蹭了蹭,说“您为什么不愿意亲近我们短刀呢?我们一点不比其他刀种差。”
  “……”阿青沉默了会,在短刀的惊呼中把平野抱了起来,笑着抵住短刀的额头,说“我知道,我珍视你们的心情和你们的心情是一样的。”
  他如愿地看着小短刀本来红着的小脸仿佛红得冒烟,呐呐无言的样子,说“走吧,该去吃早饭了”
  本丸居室的亮光蔓延开来,沉睡中的本丸逐渐清醒了过来。

...
短刀都是小天使,平野是初锻刀。
短刀:主公你为什么不对短刀开寝当番
阿青:乖,如果你们能长大。

哈哈哈哈,写着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朝着审神者撒娇开寝当番的短刀和无奈岔过话题的审神者。
以及日常撩刀的审神者和日常撩主的刀剑们√
可能晚上还有一更?看晚上有没有时间(* ̄︶ ̄*)
我果然更合适描写景色。人物心理,情节推动什么的好难啊。